1. 首页
  2. 社会

冬季修剪果树的时候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苹果树的大小年是如何形成的?

落叶枯干的就剪掉,老树和嫩树都不一样的,你种植你应该知道哪棵已老树的。美英法联军空袭叙利亚,能解决叙化武问题和对阿萨德政权形成实质威胁吗?美英法联军空袭叙利亚目前为止无

落叶枯干的就剪掉,老树和嫩树都不一样的,你种植你应该知道哪棵已老树的。

美英法联军空袭叙利亚,能解决叙化武问题和对阿萨德政权形成实质威胁吗?

美英法联军空袭叙利亚目前为止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只会使局势变得更为复杂。

首先,美英法和国际社会谁都拿不出叙动用化武的确凿证据,这又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既然连叙利亚是否使用化武都无法确认,谈何解决叙化武问题呢?

根据目前种种迹象显示,叙化武问题本身可能就是一个“伪命题”,是美英法蓄意“栽赃陷害”叙利亚,并以此为借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

其次,由于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强力保护,此次美英法对叙利亚的打击也仅仅是有限打击,叙利亚也仅仅是“仅伤皮毛,未伤筋骨”,远谈不上对阿萨德政权形成实质性威胁。

实质上目前只要俄罗斯强力支持叙利亚,叙利亚局面就不可能大反转。美国的企图已从推翻阿萨德政权,建立一个“亲美政权”转变为支持叙反对派控制一片区域,从实质上分裂叙利亚!

心灵的共鸣,时光的回忆。

共享经济的本质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不影响所有权。比如出租多余的房间,把私家车加入易道专车来分享你的驾驶和汽车,分享一段视频,分享一段文字。他们都是把你拥有的多余的使用权拿来分享,前提是你依然保有所有权。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一种使用权的分享。明晰的产权保护和隐私权、安全性保护,是分享者愿意进行使用权分享的前提。

共享经济与传统的贸易和租赁的区别在于:

一是,前者是借助第三方互联网信息平台完成的,交易成本趋近于零。可以实现多点对多点的大规模、网状交易,交易双方自动撮合、双方地位平等;而对于后者,第三方互联网信息平台非必要条件,且双方是强合同法律关系,分别居于对立的甲方、乙方,地位不平等。

二是,共享经济下,未必追求的仅仅是直接的物质回报,可以是虚拟回报或者非物质回报。

就商业而言,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最大诱惑力与价值在于:获取用户与数据。所以平台以免费的信息服务方式,吸引用户免费提供了自己的“账户”和“数据”。

人生的价值~为梦去追~做一个合法、善良、有大爱的人!

生命与命运的本源就是我们的心念。你看我们每个人的脸,都长得不一样。为何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存在。试想想,,我们每个人的身体的组织成分都是一样的。只有我们时时刻刻发出的念头是不相同的。而每个念头的集合就构成了我们的思想体系,续而去行动之,就开始了造作个人命运之路。当一个人的念头都是善,他就会得到很好的脸相与健康身体。并最终与佛一定得到圆满。当我们的念头友善有恶且善多余恶,他就会得到较好的脸相与身体;而恶多于善,那就会脸相丑陋而且凶相毕露,人们见了害怕。身体到了一定时候必是每况愈下,越来越痛苦。身体不好了,何充谈论命运呢?要好好把握我们的心,多发善念。就是好运的开始。

从叙利亚战争来看,大国博弈的实质是什么呢?我来给大家浅述一下我的看法。

叙利亚战争,实质上是美俄在中东的博弈。期间他们做过什么?美国在叙利亚驻扎了一批军队,俄罗斯也驻扎了一批军队,并且美国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导弹射击,而俄罗斯也对叙利亚反对派进行轰炸。俄罗斯在叙利亚部署依一系列防空导弹,美国则使用一系列危险武器。从这方面看,所以大国博弈拼的就是军事实力,其实不管怎么样,军事实力是最重要的,你要是军事实力和别人差距太大,必然会很被动,就像土耳其一样,军事实力远不如美俄,所以他只能充当墙头草角色,一会儿倒向美国,一会儿倒向俄罗斯,自己根本没有主动权。然而美俄军事实力相当,整个叙利亚局面都是美俄说了算,他们哪一方胜出了,叙利亚未来就会出现哪一方所期待的局面。

大国博弈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国际舆论的博弈。我们仔细回想一下,美俄叙利亚之争,他们在舆论方面有哪些举动。我来捋一捋,美国利用“白头盔”组织搜集俄叙联军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甚至造假拍摄一些惨无人道的视频,向国际社会散发,想以此来污蔑俄叙联军,然后后面就有借口对叙利亚国内实施打击,不过碍于“白头盔”的造假被大家识破,美国无法进行更过分的举动。俄罗斯方面呢,也不甘示弱,联合叙利亚政府军把反对派中的成员抓获,并且通过一些手段来获取美国在叙利亚的情报,但是呢美国死活不承认,也使得俄罗斯没有办法,毕竟跟美国硬拼是不明智的行为。可见,为了战争的胜利,舆论导向很重要。如果当时国际舆论导向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帮助那一方取得胜利,不过他们的舆论并不被大家看好,因为人们关心的是叙利亚人民的安危,他们制造的舆论权当看戏罢了。

大国博弈拼的是经济投入,为什么这么说。俄罗斯这些年向叙利亚政府提供大量的物质支援,2017年前,外媒就报道俄罗斯向叙利亚运送了超过300万吨各类物资。光是俄罗斯空军在叙利亚究竟花费了多少钱呢,参考美国在叙利亚战争爆发后的相关费用,即便是只有其一半,也是个天文数字,23亿美元。陆海军方面投入也不少,据说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每天都要花费近3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俄罗斯士兵每天生活费用,这样一来,算下去一年光是军队供给方面就得花费近十亿美元,俄罗斯国内GDP总量不过1.5万亿。每年投入军费不过400亿,这么算来光是叙利亚战争俄罗斯每年都要投入近1/10的军费;美国呢,今年的4月14日,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进行了巡航导弹打击,美军此次巡航导弹空袭叙利亚的总成本大约1亿美元,只炸毁了叙利亚国家研究中心等三个目标,每炸毁一栋大楼耗资3000万美元,还有多次对叙利亚的导弹射击等行动,加上对反对派的扶持,耗资不会低于20亿美元,在军备方面的投入更是高的离谱,美国在叙利亚战争中每年的投入资金不会低于50亿美元。可见,大国博弈就是在烧钱,谁耗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当然还有一点,最重要的还是大国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在叙利亚战争中,普京和特朗普可谓谁也不怕谁,谁也不愿意认怂。特别是普京,可谓是该淡定的时候淡定,该出手时出手,面对特朗普的挑衅也不为所动,面对叙利亚反对派打得那叫一个狠,到现在为止帮助叙利亚政府收复了近80%的领土,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领导人有普京那种气势。当然特朗普也不差,在不断的变脸中对普京进行挑衅,并且对叙利亚政府军的打击也叫一个狠,一声令下几百枚导弹就飞过去了,丝毫不吝惜。我想如果特朗普和普京任何一方认怂的话,认怂的一方都会败下阵来,领导人的自信不仅仅是国力的支撑,更是一场博弈的重要因素。

综上所述,大国博弈的实质包括很多方面的因素,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聪明的读者朋友们你们来补充吧。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日本二战战败后,蛰伏已久,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战略体系,在西方世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1,紧紧地依靠美日同盟。我们知道,美日之间有一系列的军事协议,《美日防卫指针》等多次修订,适应飞日之间的战略需求。

二战以来,日本从内心深处对美国产生了恐惧,这个我们从日本领导人对待美国的态度就可以看到。日本也意识到,要想夸大自己的利益,只有取得美国的信任,所以日本心甘情愿的充当美国的马前卒,强化美日军事合作。

2,想办法修改宪法,重建日本军队。我们都知道日本的正规军叫日本自卫队,说明日本是没有军队的。原因就是,二战失败后,日本受到国际社会的惩罚,不能拥有军队,不能对外作战。所以这些年,日本的高层,一直谋求修改宪法,重建日本军队。

3,日本大力发展海军,包括潜艇、直升机航母等重型军舰。其实日本这是在钻空子。日本目前不可能发展中型航母,法律不允许,美国也不放心。于是日本就通过直升机航母,来掌握航母技术。同时发展潜艇部队、反潜部队,围堵邻国。

4,日本一直谋求自主研发装备的能力,日本的潜艇、军舰性能都很不错,并且不惜耗费重金,也要自己研发五代机,其实日本一直没有放弃军事工业的生产能力,反而在一些领域,研究更深入了。只是进攻性重武器被限制。

所以,日本的核心是依赖美日同盟,依靠美国,获得美国的信任,日本自认为只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并且等待机会,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日本一定会修改宪法,重建军队。

鲁迅与梁实秋的论战,一开始只是文人之间的笔战,是对同一问题发表相反的观点。

导火索是梁实秋一篇名为《卢梭论女子教育》的文章,在文中梁对卢梭进行了批判,并发表了自己对女子教育问题的看法。作为卢梭的推崇者,鲁迅对此自然感到不满,于是作文《卢梭与胃口》进行反驳。从这里开始,二人开始了来来往往的争论,从教育到文学,再到翻译、批评等许多方面,涉及文学理念、人性观、阶级性等等问题。

虽然两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但终归还属于文人之间的笔墨战争,和今天互联网上两个大V对骂没太大区别。把事情引向另一个本质的是冯乃超的一篇《阶级社会的艺术》。

冯乃超

梁实秋是新月派作家,信仰自由主义,主张文学是超功利的自我表达,是灵魂和美的诠释,以健康和尊严为原则,坚持贵族式的纯文学立场,反对把文学作为阶级和政治的工具。这种观点直接与左翼文学相对立,因此常常被左翼作家攻击为资产阶级的、妥协的、反动的、落伍的文学。冯乃超作为左翼文学理论家、中共党员,必然是反感梁实秋等人的。于是在其文章中送给了梁一顶“资本家的走狗”的帽子。

梁实秋看到以后立马动笔进行了反击,他写到:“《拓荒者》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是哪一个资本家,还是所有的资本家?我还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我若知道,我一定要带着几份杂志去到主子面前表功,或者还许得到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账房去领金镑,如何可以到×××去领卢布,这一套本领,我可怎么能知道呢?”梁实秋的这段话极为老辣,不仅利用冯乃超批判的虚弱处给自己解了套,更揭了左翼文学特别是左联的老底儿。

作为左联的旗帜和领袖,鲁迅不可能也无法对此置之不理。所以他再次提起笔来,在“资本家的走狗”上添了两个词,变成了《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并用强大的逻辑推理能力,将这顶帽子紧紧套在了梁实秋的脑袋上:“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的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

到这里,鲁梁之争就变成了一种政治论战而与文学没有什么真正关系了。应该说,这是那个时代造成的对立,也是文学之外的势力对文学产生的干扰。就鲁迅和梁实秋本人而言,其实都未必有多强烈的政治归属和政治目的,更多的还是裹挟在政治现实中的书生意气。

梁实秋文章里写:“革命我是不敢乱来的,在电灯杆子上写‘武装保护CCCP’我是不干的,到报馆门前敲碎一两块值五六百元的大块玻璃我也是不干的,现时我只能看看书写写文章。”实际上只是表达对某些革命行为和革命者的反感,并非真的对革命有多少深入思考。同样,鲁迅认为在“捕房正在捉得非常起劲”的时候,这种借刀杀人的影射“比起刽子手来更下贱”,出于同情弱者和保护一批左翼青年的目的,鲁迅写到:“将自己的论敌指为‘拥护CCCP’或‘×××’,自然也就髦得合时,或者还许会得到主子的‘一点恩惠’了。”而其实,鲁迅也未必真正清楚自己所同情的对象真实情况究竟如何。

两个人心里对此都是明白的。所以鲁迅会写:“但倘说梁先生意在要得‘恩惠’或‘金镑’,是冤枉的,绝没有这回事,不过想借此助一臂之力,以济其‘文艺批评’之穷罢了。”而梁实秋也写过:“不要以为鲁迅自始即是处心积虑的为×××铺路。那不是事实,他和×××本来没有关系,他是走投无路,最后逼上梁山。……事实上,鲁迅对于左倾分子的批评是很严厉的,等到后来得到×××的青睐而成为左翼领导人的时候,才停止对他们的攻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