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北京市朝阳区十里堡名称是什么来的?

随着朝阳路通车,十里堡这个地方逐渐被人们熟知。现在,十里堡绝对算北京较繁华的地方。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在北京第一家店就开在十里堡,足见商家对此地块儿价值的认可。从房价上

随着朝阳路通车,十里堡这个地方逐渐被人们熟知。现在,十里堡绝对算北京较繁华的地方。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在北京第一家店就开在十里堡,足见商家对此地块儿价值的认可。从房价上看,周边30年左右房龄的老楼,也能卖到5万左右一平米,附近居民购买力不会差。

那么,以前的十里堡是否也像现在一样繁华呢?

多年前,十里堡只是个道路狭窄、寂寞寥落的驿站。清朝时,打运河漕运进京的粮食、百货,抵达通州后,多半改用马车经过这里拉进朝阳门。 久而久之,这里便形成了一条40里长的土路,也就是朝阳路的前身。随着货运的兴旺,道路两侧原本的荒郊开始慢慢消失,逐渐形成一些散落的村庄。

“十里堡”、“三里屯”起名的方法雷同,传说原本这里有个村庄,因距朝阳门刚好十里地,故名十里堡。那么“三里屯”就更好理解了,它是距离朝阳门三里地的屯子。

北京红庙供奉的是关帝。

原来北京关帝庙非常多。据调查红庙属私建庙宇,建于道光十八年(1838)。凡是叫红庙、白庙的供奉的都是关帝庙,还有高庙,因地势高而得名,供奉的也是关帝,红庙多因围墙为红色得名。还有叫三义庙的,供奉的是刘备、关羽、张飞三人。还有五虎庙、七圣庙,都是以祭祀关羽为主,香火最旺盛。不过不难看出这样的供奉组合,皆受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影响。

据统计1929年北京城内有宗教信仰活动的场所,数目是1621座,其中道观689座最多。20多年后,北京又做过一次统计,全市共计700座寺庙道观等。可见北京的宗教场所数量下降。

北京的宗教信仰场所的最大特点是,关帝庙最多。

有些就叫关帝庙,像前门东路的,或者东坝附近的,还有很多并不叫关帝庙,但供奉的是关帝。明神宗万历年间,关羽被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因此很多关帝庙也叫伏魔庙。清代也加封和大肆修建过很多关帝庙,并诏令全国各地普遍修建关帝庙。因此关帝庙全国各地几乎都有。清末受外族侵略,为抵抗洋人也修建了大批关帝庙。

甚至佛教佛寺中也供奉关帝为佛教守护神,之前就有佛教典籍关于关羽受点化后皈依的故事。北京雍和宫就供奉关羽、关平、周仓。关羽也是民间供奉的武财神。由此可见关羽的影响力巨大。

你好,我是公考路上,参加8次公考,经验丰富,在省委办公厅供职的同时,我也是一名独立公考人,非常荣幸回答您的问题。

从工作强度上来说

两者差不多的,作为一名普通公务员,肯定会在单位的最一线干起,开始,两个单位都会到一线岗位,可能会辛苦一些。两个单位都是窗口型的,所以说差距不大,当然,从工作量上来说,房管可能会忙一些,但是你要知道,各个单位的工作强度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是差不多的,繁忙的单位人会多一些,清闲的岗位,人就会少一些,所以到最后,强度差不多。

福利上来看

省会城市的福利待遇肯定会好一些,毕竟单位的级别会比较高,但是这两个单位又有所不同,社保管理中心应该是一个局的下属单位,属正处级,另外省的房管局是正处级单位,级别相同,但因为是省会的原因,工资会好一些。但从权属上来看,房管局的其他待遇可能会好一些,这要看当地的实际情况而定,确实不太好抉择。

上升机会上来讲

如果你胸怀大志,那就毅然决然的到大城市去吧,如果你文笔不错,又肯吃苦,各种借调啊,转借其他单位的机会会比较多,这样就会为你创造一个跨领域的机会,有更大的可能被各种领导赏识、提拔,小城市毕竟封闭一些,大部分是本地人,和省会这样的城市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是外地,没有很大的人脉束缚。

好了,以上就是我度这个问题的看法,希望对题主有所帮助,喜欢的话别忘了点赞号,希望大家持续关注公考路上,广录在这里会持续为大家奉上公考干货!加油!

朋友,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与平安大街交汇处的立交桥西北朝阳公园有一座清代时期八铁帽子王之一的郡王府(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原位于阜成门赵登禹路国家政协办公地点,为了盖政协大楼于1994年按原样整体搬到朝阳公园来的。

光绪七年顺承郡王府经十世十五传,最后由讷勒赫袭封顺承郡王。1917年讷勤赫去世,其子将府邸以败家子的七万银元价格卖给了张作霖。府邸布局自外垣以内分三路,中路是主要建会,和其它王府形制一样,也是前殿后鹰,有正门(宫门),正殿和两侧翼楼,后殿,后寝。东,西路是居住区,后面是王府花园。

路过东四环,看到红领巾桥西北角这座牌楼,不禁驻足,只见牌楼的匾额上有爱新觉罗一启功题写的郡王府三个金字,于是我在人进了这里,没带相机,就用手机记买,看管随我走进这里走马观花吧

这是王府的正门,己经被辟作XX酒店了,不消费不许进。

这是王府银安殿东配楼

这是王府东外面的府墙。

这是王府的起居处。

来到王府后区,走到后花园瞬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王府的两棵古树。

这是银安殿。

朋友,望京社区位于北京东北五环路边上,是首都机场高速路重要交通枢纽之一。九十年代以前原来只是大望京和小望京两个特小的村子,到现在它演变成北京著名的居民区之一。

史书记载,望京作为地名最早出现在辽代,距今己有千年。辽代定都于中京(今内蒙古宁城),而把幽州(今北京老宣武区)作为陪都之一,称之为南京(亦称燕京)。当年的望京馆其实并没有建在望京,而是建在望京东北十余果的孙侯(今孙河村)。孙侯与望京当时都处在中京经古北口通往幽州的交通要道上,孙侯更是位居温渝河(今温榆河)之南岸,是当时从东北方向进出幽州必经的重要渡口,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村中曾设有嘹望敌方情况的土堡,孙侯原为孙堠。为了给南来北往的使臣提供宿息饮饯之所,辽代便在孙侯建立馆舍。始称孙侯馆,后改为望京馆。想必是当年望京较孙侯更有名。金中都时期沿用望京馆。。清代人在记载中说,望京馆在城东北五十里孙侯村。。如果说在辽宋时期让望京出名的是望京馆,那么到了明代筑起了望京墩则让望京再次扬名。望京墩建于明景泰元年(1450年)。此时的明朝正处于战乱时期,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英宗朱祁镇亲率五十万大军北上讨伐,却大败于怀来土木堡,英宗亦成为瓦剌军的阶下囚。英宗上弟朱祁钰随后即位,号称景帝。上台后首要之事便是重用兵部尚书于谦,依仗其刷新内政,整顿军队,备足粮草,构筑城防,以保京城不失。同年十月,于谦率领明军成功击溃兵临北京城下的瓦剌年。过了三月即明景泰元年闰正月,于谦为加强北京城防又奏请皇上,京城四面,因无墩台膫望,寇至不能知其远近及下营处,卒难提备,可用四面离城一,二十里或三十里筑立墩发,以便暸望。景帝允许了。就在今天的望京修建了望京村墩台。。历经5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望京墩己不见踪影。如今的望京村人都不知望京墩为何物,但村里的老人还记得,早年村南地火曾有一土包,人称单墩,恐是望京墩的遗留之所。后来建厂房,修公路将这一仅存的土包推平了。大望京村在2009年被拆除,小望京村更早在1994年被消灭。现在的望京小区居住着几十万人口,如果乘坐飞机在首都机场下飞机后,上了高速路,后经过望京小区时给人以快望见京城的感觉,在首都机场高速路上有这样以望京命名的小区再合适不过了。

太原市的消防管理中心由各个城区政府自行组建,简称“消管中心”,一般都是各区消防安全委员会的下属单位。因此,他不是公安部门的队伍,也不是消防部门的队伍,但业务上受公安和消防部门指导,当地公安分局会派出几名民警对消管中心人员进行日常管理。

消管中心主要职责是检查、排查“九小场所”的火灾隐患。注意,只能检查“九小场所”(也就是只能检查属于派出所监管的场所,而不能检查各城区消防大队监管的场所)。而且,消管中心没有行政执法权,不能对任何单位进行行政处罚。消管中心发现火灾隐患后,可以当场下发隐患整改通知书,要求当事单位予以改正,并向相关街道、乡镇、派出所等部门反馈情况,随后还要对隐患整改情况进行复查。如果隐患整改不到位,消管中心将把情况上报给本城区监察部门予以督办。

除此之外,消管中心还有一项主要职责是宣传消防安全常识,提升群众消防安全意识。同时,他们也有相对简单一些的灭火装备,接受过简单的火灾扑救培训,可以第一时间进行初起火灾控制和扑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