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环球报主编胡锡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有什么看法?

锡进胡公,可真是当代国产妙人。 满口爱国,满身国粹,到底有多少人敬爱他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被很多知识圈人奉为“中国最会叼飞盘的......”,也差不多20年了。胡公北京人,平民子

锡进胡公,可真是当代国产妙人。 满口爱国,满身国粹,到底有多少人敬爱他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被很多知识圈人奉为“中国最会叼飞盘的......”,也差不多20年了。

胡公北京人,平民子弟,记者出身,早年常跑第一线新闻,偶尔写点评论文章,深山幽谷小人物,卖文跑腿为活,挣扎谋生,很幸苦,看他当年刊发的文字实在不乏真诚。 2005年四十五岁前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天启,胡公奋袂而起,终于苦尽甘来,混出头地了,荣膺环球时报总编。从此,口舌也多了起来。

自那时起,他主持下的《环球时报》,开始成为最紧跟也最夸张的旗帜和话筒,以激进、极左、迎合、攻讦的言论,以拒斥改革、无视批评、反对常识、阻击世界潮流的姿态,屡屡被推到舆论场的顶端。泰山崩,黄河溢,目无见,耳无闻,只管赞颂盛世悠闲,鼓吹民族主义,但苟有议及他或他一伙的,虽半句之微,万里之外,也要文征棍罚。胡公的本人,似乎也由于获得了阶层翻转的好运,朝暮天子堂,来回宰相家,贾府忠焦大,巍巍好打手,开锣喝道,兵来将挡,不可一世论衡天下是非。

但是,话说回来,人而没有坚信,太汲汲于迎合,也许并不都是好事,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所谓“无特操”。也因此,差不多就是从那时起,胡公一方面恩眷甚隆,另一方面却是知识分子圈内的奇葩和笑柄,与孔庆东、胡锡进、司马南、吴法天等人并称“四大”,被骂得抱头鼠窜,可谓臭名昭著。


胡锡进在今日,再有争议,但也没有人可以否认,他是重要人物,是舆论界一方重镇。他在媒体上的很多意思表达,或删或发,都能频频搅动民意,甚至引发大众对顶层政策的揣度。

也许是在大学时念过苏联文学硕士的缘故,对那边的东西耳濡目染,胡公对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权利辩护术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一种忠仆自发的惯性。从以笔名“单仁平”在环球发表的500篇社评,及写出的《胡锡进论激荡世界》、《胡锡进论复杂中国》等大作、再到后来《胡侃》脱口秀节目来看,胡公确实有着使一切民众变傻的雄心壮志,可惜才华确实又跟不上抱负。这也是他作为一介知识分子最滑稽的地方。

论文字,摇头摆尾,搔手弄姿,却逻辑不通,出尽了丑;论情绪,非红即白,不同意这一点就咬死你,踩死你,把祖宗十八代全部骂一遍。本来,“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也是古代圣贤的明训,国事自有胡公这样的治国者在,小民是用不着吵闹的,不过若容许我等奴才发昏一下下谈谈看法,我总觉得,即便是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只是传达,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胡公写的这些东西,到底是自己的应景文字,还是代圣人立言,亦或到底有多少是自己的真实意图,我们都不得而知。而这些东西,之所以经常狗屁不通,却屡屡引发舆论轰动,所凭借的东风,就是很多人认为,这是“春江未暖鸭先知”的天气预报,有点像过去的邸报,防汗抗暑不可不读。

因此,老实说,胡公虽为一代名报人,但是他的声名得来,岂有文章惊海内,不过托于飞驰之势罢了。只是文章一旦成了啖饭的拐杖时,真的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想,喜欢平实真诚的人,热衷自由传统的人,尊重讲理和事实的人,对胡公有微词,不大喜欢,也是正常的。但是何以胡公所引来的公愤如此巨大,网上都说他是骂不倒,打不死,锤不扁的“小强”,即便左公们都反感他,左中右都不买他账,这才是最奇怪的现象吧。

所以,我常常觉得,胡公的极左立场,固然会有很多论敌,但这绝非是他连左中右都得罪干净的缘由。要知道,即便是左派主张,诸如京沪两地的姚洋、王晓明等学者,他们的言论虽也屡屡引起反弹,但是他们的人格还是受到尊重的。何以故,因为他们真诚,不诬事实,他们只是执著地相信自己的认知,特别强调公正、分配、弱势群体这些个东西。左右之争,本不是灭此朝食之争,而是君子之争,是理念之争。

而且,虽然极力迎合极化群体,但是胡公在此圈中也并不一定就受人欢迎。他自己的口头禅,“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我不奢望自己的羽毛完好无损”,但是他的信口雌黄,胡编乱造,口无遮拦,有时甚至连这个圈子的人都对其不胜其烦。比如其微博胡编越战老兵故事,连戴旭先生都看不下去了,非常不客气地直接批评,“办报可以左右逢源,做人还是要有良知。”

胡锡进曾自白,“我退休了也想当个公知……”,这种希图左右逢源的心态,也让人很错愕。到底是天性使然,还是有所为而然,也许最好留给历史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去研究吧。


胡锡进先生在当下会是如此一番处境,而在眼下的公共讨论会是这样一种气氛,其实是非常奇怪的,也是异常尴尬的。

马屁精,汉奸,墙头草,反文明,反人类,反历史,一度成为他的标签,无论左中右都这么骂过他,这似乎是三类群体这些年难见的共识了,就像贝壳的纹理,歧义横斜的脉络象征着不同的路,但是向着同一终点。也许,竟沦为知识分子,真是不幸的,只想着迎合一方,就会得罪另一方,无法十全十美。但胡公想是已有自知之明了,也明白想退回去住伊甸园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他近日的头条是经常无端感慨,开始有了步入老年有点看穿一切的派头。

但我个人始终觉得,胡公之所以另三方都反感,核心不在顾此失彼,而是他行事用心的矛盾所致:一心想媚上,忠诚不二,但是知识分子爱惜羽毛的积习,又让他屡屡想向多方讨饶,故而出现“双面人”的面目。这样的人物,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讲鬼话,自以为得计,其实在社会交往中完全是悲剧性的,结局就是没人相信,人人喊打。本来,事实就是事实,你不能因为你的观点是这样子,就去扭曲事实,想四面八方都是朋友结果四面楚歌。

我们的胡公,中兴被制裁时发微博力挺中兴,结果被iPhone标识出卖;胡编越战老兵故事,让军报都发文质疑;掐架任志强意图洗地民众都要骂他;以骂美国为业却汲汲出国搞腐败遭最唾骂等等举不胜举又不方便罗列的太多事情,都让他予人以“谎话连篇”、“看菜下单”的印象。这是一面国产典型的“两面人”,与其说是知识分子,不如说是演员。可偏偏戏演得又不好,表演水平确实不高,演艺生涯频频“穿帮”,这其实不仅是流失了公信力,也让任何群体都无法坚定信任他的主张和言说,疑窦重重。况且,胡锡进式论战思路,充满着斗争的情绪,往往直接开骂,而不是理性讲述的习惯,其实也让人中间群体好感尽失。

任何人的内心深处,不管什么政见归属,只要还是正常人,其实都会自觉靠近理性的力量,亲近真诚的人,喜欢常识和平静的东西,怀的是自由和宽容的精神,而对“两面针”或近而远之,或不以为然,或群起攻之。


人真是复杂的,复杂的环境,有造就了复杂的文化和人。比如我们的胡锡进先生。

自从胡总入驻头条以后,我其实也很关注他的言论。在我的观感看来,他的真实内心,和真实为人,应该是一个比较中正平和的人,并没有那么极端。他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其实持有一个比较中正的态度,有时批评民众,有时候也批评政府,甚至也爱批评情绪化的民意,比如眼下的d&g辱华事件。

所以,至少对于我来说,我对他并不反感,只是对他长期以来的人格扭曲非常同情,甚至相当程度上特别钦佩他,觉得看他的东西可以开拓出很多很多的思路来。他会讲出很多反直觉的,甚至是反我们情感的道理,但是你仔细一想也是有靠谱的,这对民意也会构成一种挑战。

头条里的胡锡进,不在是那个到处搞揪斗一言不合就掀桌子不共戴天之人。胡锡进的东西,如果你能够用一种同情心去看待不同的观点,这实际上是在开拓一个比较好的公共空间或公共讨论的氛围的基本前提。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也许他真是进入了暮年,很多名缰利锁的东西也逐渐看淡了,也当知天命之所之,很多复杂的看法都隐约地表露出他的困惑、期待、委屈,与对家国真正的拳拳祝福来。

哲学家尼采说,“每个人都有他的良辰吉日”。意思是每个人都有他的某一次机会、某一个时刻、某一个途径从内部把自己解放出来。他也许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为了言明的原因,装疯卖傻、狰狞面目半生。真的,此时,感觉认识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老胡,忽然感到有些伤感起来。

2018,11,27,晚闲谈

感谢大佬们赐阅。会勉力每天都写三两篇随感。欢迎关注、点赞、留言批评——虽然我是不会改的

冬天威海不能下水了,驾车的话滨海大道可以转转,景色很美,人烟稀少,空气新鲜

骡子是法罗群岛球王

曝光一下,你早就在黑名单里了,你他妈怎么该名字老子都能把你甩出来,大家一起搞他,搞完再举报

我国华南有一个“珠三角”经济区,中东部有个“长三角”经济区,现在题主又设想西部弄个“西三角"经济区,将重庆、成都、西安组成西部三角经济区,我看这个设想很不错。西部我国最贫穷的地区,尽管这些年西部实行大开发,但始终赶不上其它的地区,相对成都、重庆、西安较发达以外,其余各大城市依然十分落后。如果再设立一个“西三角"经济区,西部有可能发展要快一些。

在西部,交通除了贵阳、重庆、成都、西安较发达以外,其余各大城市交通仍然较落后,要发展打通交通这根“大血管",要让“血液”均匀输送到各个“小血管”才能整体发展,如今西部还有很多四线、五线城市还没有高铁,高铁的开通,“西三角”经济区才能起应有的作用,否则也只能是交通较发达的地区才能较快的发展。

在西南地区,发展要好一些,而西北就相对落后得多。重庆、成都最具发展潜力和辐射作用。重庆是国家中心城市、超大城市、国际大都市,是长江游地区经济、金融、商贸、物流、科技、创新和中心,可辐射贵州各城市一同发展。成都也是西南科技、商贸、金融中心和交通枢纽的重要的中心城市,可以辐射云南、西藏各城市发展。而西安是西北唯一的特大城市,国家中心城市,国家重要的科研教育和工业基地,可辐射新疆、甘肃、青海、宁夏各城市发展,但是西北地域辽阔,不管怎么样带动都是比较缓慢,各方面的基础非常薄弱,要快速发展谈何容易。

重庆、成都、西安如果发展城市群,意味着强强联手,三地将共同建设西部开发开放的城市群,形成大中城市和小城市协同发展格局,将会引领西部的未来。

当然不是。

智利军事实力排名58位(136个国家)

首先,智利武器全靠进口。这就和一些国家差一大截了。

年军事支出,54.83亿美元,(2016年),1.99%GDP

其人口在1700万+,军事人员在13万7千,活跃的战力在6万+

海陆空军就不一一介绍了。

历史上和别国交手次数也不多,南美太平洋战争那是在19世纪80年代的事情了,(就没几千个人打打),偶尔也就和阿根廷搞点小摩擦。

总体来看就是平时吹吹牛,真上了没什么花头。

数据来自Global firepower

作为身在大连的我,从上大学期间看到了大连的一步步成长,如今大连作为东北的龙头和沈阳带动了整个东北的振兴。大学期间,开发区的湾里现在已经拆迁把我分到了港西也就是金马路南沿。一步步看到了开发区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上学时的泥泞路已经不复存在,至今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小区一个接一个,外企公司接连而至。

图片大黑山拍摄

要说普湾经济区这就要追溯到2010年,在5月份时候,为了加速全域化城市进城成立了以普兰店湾为中心的普湾新区。12年辽宁政府为大连申请金普新区上报国家,14年获批,在15年8月金普新区正式成立了金普新区管委会。

图片小孤山拍摄

现在不得不说金州是属于老城区了,开发区是近20年才发展起来的,金州不乏老式建筑,开发区都是新建厂房和小区,旅游的风景区在大黑山、南坨子、金石滩等。工厂开发区外资企业众多,不乏大型企业和配套发展园。最早起来的我记得有,东芝、马达、柯尼卡、三菱电机。现在的管委会在双D港东面,管委会搬过去后,新建了四座多样的哄型桥,慢慢的往东靠近金石滩还会有发展。管委会南面汽车码头,属于大小窑湾的结合体。西侧有一汽大众,大柴和发动机都是一些国家级大工厂。

图片童牛岭拍摄

近几年,大连金普的发展脚步虽然已经放缓,但是现在的跨海大桥、快轨和地铁已经开通,这是城市发展必备的。有些企业已经由于人工上涨,或者企业不景气有的已经搬到南方或者倒闭。但是我相信大连作为东北经济较强的城市,还是有继续留在这里发展的可能。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老铁留言指证。谢谢!

皇姑北部规划区,是国家级的开发经济区,环境好地里位置优异交通发达,是个投资建厂的好地方。

1、200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为了推动广西沿海地区经济的发展,在地处广西西南部地区,由北海、钦州、防城港三个沿海城市及广西内地首府南宁、玉林、崇左三市,共6个地市联合组成北部湾经济区,区域内面积7.26万平方公里,人口2300万人,2016年GDP产值8809亿元,人均产均42549元,已远低于全国人均产值水平。北海(包括防城港)是中国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今两市GDP产值为1683.3亿元,明显落后于其他沿海城市。 2、毫无异议,广西自治区无疑更加关注北部湾经济区的开发建设,国家为了支持北部经济区更快更好发展,把粤西的湛江、茂名、阳江,琼西北的海口、儋州及东方、澄迈、临高、昌江四县(市),推动桂西南、粤西、琼西北共同发展,北部湾经济区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